青焰—Blue Flame Asura

感叹

  
   不管是谁,在一路走来的路上难免沾染点泥土,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也并非没有一粒灰尘。
   我们的遇见就如一次漫长的擦肩而过,给对方的好印象或是更深刻的坏印象就如行走时带来的泥土或莲花上也有的灰尘。
   抖一抖、拍一拍就没了。
   令人感叹,再漫长的擦肩而过也有一天要过去的。
   当我们老了,世界再次坍缩,家和用惯了的杯子就是你的全世界时,你再回想、回想当年我们或美妙或平庸的遇见——那一次漫长的擦肩而过。
    我想,到时候会流下眼泪的也许只有我吧?

【原创】【连载】异能博弈(异能游戏)第二章 来自五级的反杀

  “这5级的新手的那一刀横劈有猫腻……”此时在血盟阵营最前方的人喃喃道。
  
  卡尔和隐晨两人依旧在法阵的空间里战斗,没有因为外界的嘈杂声而停止战斗。草原上卡尔已经劈出一刀,令隐晨现身之后,隐晨借着这一劈的力道向后退去,再次从卡尔的视线中消失。
  
  卡尔拿着剑的手微微颤抖着,并非是他害怕,他只是有些慌了。他突然回想起自己才不过五级,可对面那只隐晨……可是30级啊!
  
  就刚刚那一个横劈的效果来看,本来就是注进全力的一斩,却只在他的胸前袍子上面划出一道白白的痕迹。
  按理说刺客都应该很脆才对,那隐晨实际上和其他职业相比也确实脆了些,但他哪怕是不刻意提升血量防御,也比卡尔高了25级的自动加血量和防御点。巨大的等级差距足以让隐晨正面硬刚卡尔了,更不用说那些在人前隐藏颇深的其他技能。
  
  “真的砍得动吗?”他不住地问自己。执剑的手连带着新手任务送的铁剑不住颤抖着。
  
  然而之后的行为却让场外的人陷入疑惑,他在战场上闭上了双眼,眉头微皱,像是要坐以待毙。
  
  场外一片茫然,这小子怎么一下子一动不动,难道说放弃抵抗了吗?更令人惊讶的是,这小子居然闭着眼睛。
  
  “太狂妄了吧?”那血痕公会的副会长暗暗道。
  
  “知道打不过认命了?”雪鸽也这样猜测,不过他也知道投降的可能性很小。
  
  隐晨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进攻的脚步,隐身之后飞速地绕到其身后,伺机再刺出一刀,只要这一刀命中,就可以一击致命。
  
  当他一个冲刺以黑刃正准备一举拿下时,那并没有转过身来的卡尔,一个侧身险而又险却又刚好的躲开了他阴损的一击。
  
  可隐晨也不是浪得虚名的,他刺出一击没得手随即就力道一转附带上更大的力量刺向卡尔的脖子左侧,若是被他得手,这场战斗就毫无悬念结束了。
  
  再者就算是浸入式游戏,痛感依旧是存在的。脖子若是被穿透,这种痛感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然而他隐晨的穿透一击虽然强力,但也被卡尔一个惊人的下腰闪过。
  
  隐晨虽然看似是主动的一方,却好似一举一动被这个新手看透了一般,想到这里就冷汗直冒。
  
  “不可能!”他喊道。
  
  不可能他每次都刚好能躲开我的攻击,一定是巧合。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又逼上去刺出几刀。
  
  无论是以多刁钻的角度刺出却都被卡尔险而又险地躲开了。
  
  卡尔此时依旧闭着眼,他在干什么?隐晨觉得,像他这样的萌新,只需一刀刺入,无论是否刺入要害,都能让他战败。
  
  不只是输赢的问题,这个游戏血量再多也不能减少疼痛感,光是疼痛就让能许多新手直接投降。
  
  为了准确的刺出一击,他一脚向前蹬去,身体却向后倾斜,一边退后一边变得透明。
  
  “只要我再隐身一次就可以秒杀他。”他满心想着。
  
  他直接冲刺到卡尔的面前,用短刃向他的腹部捅去,这一下一定会很痛。在捅到之前,他的漆黑血槽短刃显现了出来。
  
  这隐身的一捅,加上了技能穿刺,毕竟穿透技能也是有力量加成的。
  
  所谓力量就是这个世界的计算入物理攻击的值之一,还有锋利度或者其他加成也算在其内。
  
  隐晨的攻速非常快,所以黑色短刃就像子弹一般一瞬间接触到了他的皮肤。
  
  卡尔自然知道对面一定会很难缠,没想到会这么难缠,本来想想输了就算了,但对方的步步相逼,招招致命之下激起了卡尔的胜利欲望。
  
  之所以他之前会会颤抖,能躲过隐晨的一次次攻击,是因为他有一个特殊技可以预知敌方的行动,所谓特殊技就是极少数玩家拥有的独有技能,而他这种特殊技就像是bug一般的存在了。
  
  卡尔第一主动技能是一个利用游戏终端机帮助计算的预知系统。
  
  正要刺进之时,卡尔在隐晨的面前消失了。
  
  
  “什么?”他满心以为这次能够战胜这个小喽啰,这次的耗时和显形已经让自己十分丢脸并把自己的计划搞得一团乱了。
  
  卡尔呢?
  
  他感到脖子后面一痛,此时卡尔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向他的脖子刺出了一击。
  
  “你不是喜欢刺脊椎吗?”他此时说话的声音反倒像猫该对老鼠说话的语气。
  
  这一斩虽然占中了要害,却力道不足,攻击力太低,造成的伤害也不致命。
  
  场外又是一阵惊呼。
  
  “怎么回事,他怎么一下子位移到了他的身后?”雪鸽也不淡定了。
  
  刚刚的电光火石之间,先是黑色短刃的刺出,然后不到四分之一秒内卡尔一下子跑到了隐晨的身后,斩向了他的脊椎。
  
  谁料等级依旧太低,没多少加成的他攻击要害却只造成了一个脆皮的血量的三分之一。
  
  不过按照系统显示的血量条这样的伤害他也只能再扛三次要害伤害了。
  
  隐晨嘴角一笑,一转身向身后砍去。
  
  卡尔不过刚刚获得一丝胜绩,就直接被砍出老远,血量并没有掉完,他的血量条一瞬间崩到了4/1,再有一次随便什么攻击就可以输了。
  
  卡尔的新手装被砍破,胸口出现一个长条形的大口子,血液不断的冒出。
  
  他赶紧闭上了眼睛,并不是因为疼痛到要哭,没错。
  
  最后的蓝了……预知能力发动。
  
  攻击在……咽喉、不,也有可能是脊椎。他如果为了出其不意一定会转而攻击其他部位,唯一的可能性是咽喉。
  
  
  
  
  
  
  
  
  
  
  
  
  
  
  
  

你的名字滤镜版本拙作
千与千寻
我不说估计没人看得出来

星空滤镜版本拙作,本人认为最好看的滤镜。

千与千寻
我不说估计没人看得出来

思想家滤镜版本拙作
千与千寻
我不说估计没人看得出来

[千与千寻]
千寻!( •̩̩̩̩_•̩̩̩̩ )你好惨呐千寻,我不该手抖的。

致我不愿提起的她

你的婉拒

我的不弃

两个不同的生命

相遇是缘

相知成谜

不同世界

不同立场

我用新瓶装旧酒

愿你有足够晚霞

造成一个美丽黄昏

可爱的简隐月子。
(我需要一个手绘师傅( •̥́ ˍ •̀ू ))

[原创·轻小说·新人向]异能游戏

新人求关照

第一章  来自五级的反杀(一)
  事情的初末要从那个小公会的第一次公会战说起。
  
  这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太阳比往常工作得更卖力一点,温和不再。
  
  阳光直射在雪白的城堡上,城堡外站满了看守,个个身披坚甲,手持重剑,宽阔的广场上竟一时站不过来。
  
  这样浩浩荡荡的阵仗,不过是为了排场而已。
  
  不必为他们在阳光下流下的汗水而担忧,哪怕是有人在烈日中热死,也不必担忧,毕竟————他们只是游戏世界的一部分而已。
  
  他们守卫的城堡里,正在进行玩家们所谓的公会战。
  
  公会战的局势一个词就可以形容:剑拔弩张。
  
  每个大厅里都有两个公会对战着。
  
  在其中一个大厅里,“雪本樱”和“血痕”两大公会正对战。各方约摸四十多人,就是这样剑拔弩张地对峙在大厅之中。
  
  “贵公会请派人出战吧。”
  
  这人说罢信步走进了面前的巨型法阵里。
  
  说话的人是隐晨,一袭黑衣,蒙着脸戴着兜帽,手持一把完全不反光的极锋利漆黑匕首,再怎么看,也是个刺客。
  
  据雪本樱公会获知的情报来看,此人30次挑战未尝一败,而且他建立的公会:血痕,是公会排行榜上的No.8。

  “无声无息,杀人于无形”是他们公会的唯一教条。
  
  雪本樱公会会长雪鸽手上的情报上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无人目睹其公会成员是如何战斗的,血痕公会成员每次出手都是秒杀,而且从来只用一个技能来保持神秘。
  
  服务器每周六都会开启公会战,由会长申请随机进行匹配,公会战时有多少在线人数,能招来多少就有多少人,但最多限制50人。
  
  对战的公会是随机的,抽到弱公会是运气好,抽到特别强的公会这就算倒霉了。
  
  这次“雪本樱”公会也不知倒了什么霉,排行榜位居一百多名却匹配到了“血痕”这个第八名的公会。
  
  一般人也就认栽了,可这“雪本樱”公会会长雪鸽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怎么会轻易投降?
  
  按雪鸽的思路,己方掌握了对方的情报,尚且还有一战之力。
  
  而且若是能想方设法逼出他们公会的其他技能,这是可以当做情报卖掉的。
  
  要知道前十的公会可是有不少竞争对手虎视眈眈,伺机取缔的,关于前十公会的情报可是值不少钱。
  
  再不济,他至少能让自己的公会成员见见世面,认识认识什么叫强者,吸取教训。
  
  “哈……估计没有翻盘的机会吧。”他这么想到。
  
  雪鸽表面却十分镇定,一身守卫骑士的雪白装束村托出他的面目清秀来。
  
  他心念一动,打开了己方公会成员列表,指尖一划到底,找到了公会里最弱的人。
  
  这个人才五级,也就是刚刚到可以加公会的等级,按照公会如今的惯例,十级以下都是炮灰,都是用来凑人数、壮门面用的。
  
  反正炮灰多的是,也不怕少一个人,每个人都想挤进公会,不管怎么踢都有补充。
  
  为什么要选最弱的上呢?雪鸽这个算盘打的好:公会战实行车轮战,每方派出一人,输了就下场换人,直到公会无人为止。
  
  所以这种双方实力差距巨大的情况下,就用炮灰尽量消耗敌方强者。
  
  简单来说就是用炮灰磨死对面主将,颇有田忌赛马的味道。
  
  隐晨自愿第一个出战倒是随了雪鸽的心意。
  
  最弱的那人叫:卡尔。
  
  雪鸽用一种不屑一顾地声音传唤道:“卡尔!过来。”
  
  随雪鸽一声令下,那一直站在队尾的人不声不响地动了。
  
  名为卡尔的新手此时在众人的眼神注视之中,缓缓地走过去,站定了。
  
  雪鸽从头到脚打量了这个五级的卡尔一遍。
  
  卡尔一脸平静,身材修长,弱不禁风地样子深入人心。
  
  确认了没有留他的价值,这才让他上。
  
  “卡尔,这场就由你上吧。”
  
  雪鸽的心思卡尔怎么会不明白,怕是当他刚上场就把他随手踢出公会了。
  
  结算的时候是平均制,所以炮灰不但占人数,还占资源。这也就导致了会长只要以你的表现不好为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踢人。
  
  按雪鸽收集到的情报的描述,隐晨的两个主动技能像穿透和隐身。
  
  穿透技能是非常常见的好技能,主要是增加对敌方护甲的破坏性和加强下次攻击。
  
  有别于传统的游戏中的物理穿透,此种穿透是永久损坏对方的护甲。
  
  这也延伸出一个特殊的职业:穿甲者。
  
  隐身技能完全是谣传,没有人证实过是否有此技能。但隐晨实在是过于神秘了,之前所有与之对决的人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便落败于其手,于是就有落败者结合他的ID猜测隐晨一定是拥有隐身技能。
  
  游戏里有专属神技的说法,说不好这就是他的专属神技。
  
  专属神技有多强可以猜想,如果传统游戏里烂大街的隐身只有一人拥有,而且你还不确定他是否能隐身,那他自然而然能够如鱼得水。
  
  隐晨靠着两大技能在公会战中无往而不利!靠着虐杀敌方首脑,一路把公会提升到了第八。
  
  “哼,堂堂会长居然让新手出战……”隐晨站在法阵中双手叉腰冷笑道,“好不要脸。”
  
  雪鸽喃喃道:“你懂什么…”但表面装作没有听见的保持一如既往的高冷样子。
  
  “卡尔,出战吧!”
  
  众人目睹着卡尔瞟了一眼雪鸽,稳步向前,反手手执普通铁剑,走进了法阵。
  
  不少人议论这炮灰好生狂妄,有的人甚至已经在向雪鸽建议要不要把他踢了。
  
  法阵并没有等他们议论完,紫光一闪,法阵范围内围上一个球形结界。
  
  两人被传送至一个大草原,这离离原上草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卡尔眼前本来十米左右的隐晨一传送过来就消失不见。
  
  发现对手消失,他四处茫然张望着。
  
  炮灰就是炮灰,并没有人分享给他任何情报。
  
  战场外两方公会成员都盯着那结界看,那结界映出立体的卡尔来,那不知所措的蠢样子被众人尽收眼底。
  
  按理说结界在其中会映出对战的两人,但此时却失去了隐晨的身影。
  
  雪鸽因为无法窥视隐晨而暗自叹息,果然是隐身,居然连法阵都完全不捕捉他的身影。
  
  “居然杀鸡也用牛刀。”
  
  卡尔此时也大致猜到了对方能隐藏身形,所以看向地上草动的痕迹,草原上风很大,要找到对方的脚步可不容易。
  
  在卡尔四处寻找之时,卡尔身后传来一声破空声。
  
  脊柱?
  
  他急速的转身,尽力拿刀挡在了脊柱位置,为了速度,手上来不及提起一丝力气。
  
  铛!
  
  两把武器碰在了一起,隐晨的刀显现出来,奋力之下渐渐接近了卡尔。
  
  卡尔见右手挡不住,黑色短刃在自己眼前迫近,情急下只得拿左手握在剑身,左手鲜血直流,这才完整地格挡住了。
  
  不见身形的隐晨暗道:“这反应……”
  
  格挡归格挡,格挡住隐晨攻击的剑却被砍出一个短刃宽度长长矩形的口子来,整把新手剑就是只有5米宽,被这么一刺只剩不多的两厘米衔接着剑身,不知何时会断掉。
  
  “好强的穿透性。”卡尔心想。
  
  趁着隐晨旧力已尽新力未生即将透明之时,卡尔一个斜劈向面前砍去,隐晨因为被攻击而显出形来,且被他击退了一定距离。
  
  “快看啊,对面会长被那个五级打得显形了!”
  
  大厅里“雪本樱”公会一方瞬间沸腾了,嘈杂的议论声不断响起。
  
  “哇!真的耶。”
  
  “果然是隐身技能!”
  
  “这五级会玩……”
  
  为了管束纪律,雪鸽只得威严的地大喊道:“安静!”这才平息下来。
  
  刚刚在卡尔进法阵之时,他就已经把他踢出公会了,现在不禁有些后悔。但那也就“有些”的程度而已,隐晨的技能效果被证实,弱点被找到,这情报的价值可是不菲。
  
  “血痕”那方也是无人不惊,然而他们纪律非常好,却没有一人说话的,兜帽之下没有人能看见他们的表情。